第六章 近距离接触

而且,她觉得莫学长他们的异地恋能撑这么久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她一直都有私心,认为她会成为陪在学长身边的那个人,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异地恋最禁不起时间的考验。

“不管你了,你爱咋滴咋滴。”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安然依旧瞑顽不灵、不听劝告,纪安安有些生气地推了她一下,把她推离她的床,嘴里还说道:“去去去,洗澡去,要不然待会就没热水啦。”

“是是是,我的女王陛下。”阮安然深呼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再被逼问了。

不过,今晚的,安安姐有点奇怪,她怎么这么关心她的情感问题啊。难道是因为她快要出国了,想在她出国之前把她配对推销出去吗?

安安姐对她的事情好像都比较上心,不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学习上,安安姐都给了她一些建议或意见,不过感情上的倒是第一次。

阮安然觉得,认识安安姐是她在大学里最幸运的事。安安姐就像个大姐姐一般关心她指导她,给了她满满的爱,如果没有安安姐,她的大学生活肯定是一团糟。

她一直把安安姐当自己前进的目标,立志把自己锻炼成像她那样干练、睿智、精致的女人。

至于性情冷淡的安安姐为什么会这么关心她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原因,难道是因为她看起来呆萌呆萌的,让安安姐母性大发?www.qhdbu.com 比奇小说网

洗完澡的阮安然刚想伸手拿睡衣,猛然发现浴室的袋子里空空如也,她根本就没拿睡衣进来。

阮安然懊恼地敲了敲脑袋,看来她真的学不来一心两用,都是安安姐的错啦,要不是她突然提起叶剑秋,她也不会想这么多。

安然在浴室哆嗦着身子,捏着嗓子朝门外撒娇道:“安安姐,我忘了拿睡衣了帮我递进来呗。”

“我说阮安然,你能不能长点记性啊,你能不能改下你这迷迷糊糊的性子呀,我真担心有一天你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听着门外安安姐大声地数落自己,阮安然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呃,她承认有时候她确实挺二的,呵呵……

“开门!”

阮安然把门慢慢地开一道缝,瞧见安安姐拉着脸瞪着自己,安然一愣,做了个抱歉的举动后,赶紧取过睡衣,关上门。

关上门后的安然轻拍着胸口,生气的安安姐好可怕,以后再也不敢惹安安姐了。

洗漱过后的阮安然向纪安安道歉撒娇卖萌求原谅后才爬上自己的床铺开始睡觉。

此时已安然入睡的阮安然并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她真的因为某件事而被纪安安痛骂一顿,差点跟她断绝朋友关系,虽然是气话,但也可想象得出那时纪安安是有多气愤。

熟睡中的阮安然被噩梦惊醒了,她睁开了双眼,发现外面灰蒙蒙的。

她抓起枕头边上的手机一看,发现现在五点多六点都没到,扭头往安安姐床上一探,安安姐还在熟睡呢。

阮安然放下手机,闭上了双眼,却再也无法入睡,脑海里全是梦里的画面。

那个梦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灰色的天空和停滞不前的乌云,寂静无声,无端让人感到害怕。

她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预兆某些不好事情要发生,又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就这样,她胡思乱想直到天亮。

上午,阮安然顶着一副熊猫眼来到叶剑秋的家,叶剑秋看到她的眼睛后,笑嘻嘻地嘲笑她是不是打算跟国宝做亲戚。

叶剑秋盯着阮安然的熊猫眼,咧嘴就笑,取笑她:“阮安然,你昨晚是不是做贼去了?”

“你才做贼去了呢。”阮安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答道:“我只是没睡好而已。”

没睡好……

叶剑秋想起昨晚跟她一起的那个白面男生,又看了看阮安然萎靡不振的样子,他脸上的笑顿时凝住。

难道她是因为昨晚那个男生才睡不好觉的?

那男生跟她是什么关系?

难道是男女朋友关系吧?

那男的说了什么让她整夜都挂念?

叶剑秋眯着眼睛,故作不经意地问她:“喂,昨晚那个男生是你男朋友吧。”

阮安然抬头看着他,疑惑地问:“昨晚?哪个男孩啊?你在哪看见我们?”

男孩?她昨晚见得男生多了去了。

叶剑秋看进安然那清澈的琉璃眸子里,那眸子里倒映着他的影子。叶剑秋突然觉得这是看过的最美好的风景,突然好希望永远都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

久久得不到回应的阮安然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才发现他不知怎么的居然是盯着自己发呆了。

真是的,她知道她自己对他没什么吸引力,就算无视也用不着无视这么彻底吧,当着她的面神游太虚。

叶剑秋眨了眨眼睛,回过神后移开自己的视线,不自然地说:“昨晚,在北湖西街那里,你跟一男孩在等车。”

北湖西街……

阮安然努力地回想……突然想到一个画面。

“哦,你说那个是我的学长季辰,不过他已经毕业了,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阮安然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是季学长,她虽然很想做他女朋友,可惜人家看不上。

“不对,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啊。”阮安然白了他一眼,又懊恼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

“你喜欢他!”叶剑秋坚定地说道,虽然阮安然极力掩饰,可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一提起季学长,她的神情都变了,跟那些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跑的花痴一模一样。

他可没漏掉当她提到学长时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不记得是谁说过,当一个人想起某个人时眸中带笑,说明那个人喜欢他,她这样不死喜欢是什么。

“怎么可能,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好吗,你想多了。”阮安然大声反驳,企图大声说话来掩饰自己被猜中心事的慌乱,忽然又觉得声音大了反而有点欲盖弥彰,“懒得理你。”丢下一句话后便逃跑般走进叶剑秋的房间:“还不进来,继续把剩下的练习题做完。”

看着落荒而逃的阮安然,叶剑秋不服气地嘟囔道:“你不是说懒得理我吗?”

神气什么啊,他长得还没我帅呢,你那是什么眼光,我这一个活生生的大帅哥在你的跟前都不喜欢,居然喜欢一棵烂草,还是一棵被人啃过的烂草。

(鱼:你确定你不是嫉妒吗?

叶少:我用得着嫉妒吗,我长得比他帅,比他年轻,比他有钱,比他……

鱼:你嫉妒小安然喜欢他呗。

叶少:……)

自从那一次阮安然跟他说起季辰之后,他发现她总是有意或无意地跟他聊他的事,总是听到她跟他讲电话时柔柔的笑声,一副芳心暗许的模样让他十分看不顺眼。

这一切一切让叶剑秋越来越不安分,越来越生气,他开始拒绝跟她聊天,甚至在她跟他通电时在一旁捣乱。

阮安然“啪”的一声合上电话,一脸怒气地瞪着叶剑秋,大吼:“叶大少爷,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剑秋把脸扭到一边,瞟都没瞟她一眼,把手里的篮球随手一扔就扔进箩筐,拽拽地说道:“没怎么样,只是提醒你时间快到了,晚了就关门了。”

阮安然无力地看了一眼一脸别扭的叶剑秋,两眼一翻,没好气地说:“那还不走!”说完便率先抬脚离开屋子,向公车站走去。

真不知道他在闹什么别扭,完全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孩子嘛。不就是接个电话,让他等了几分钟而已嘛,用得着这么不耐烦吗,绷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呢。

而且这段时间他也变得特别奇怪,老是不爱搭理她,还经常跟她对着干。虽然以前他也经常跟她反着来,但也不像这段时间那样明目张胆,而且还老是在她讲电话的时候制造噪音。

还跟她妈妈打小报告说她在工作时间谈情说爱,她那里有在给他补习的时候谈情说爱了,再说了,那只是单纯同学朋友之间的聊天而已。

真不知道是不是他更年期提前到了,这么反常。

叶剑秋仗着腿长,三步并两步就追上了安然,并一直在她跟前晃荡。

他知道她一直以来都对他的大长腿羡慕嫉妒恨,这是在她跟她好友抱怨他有多么无赖的时候被他不小心听到的。

哼,他就是要在她跟前晃,谁让她刚才在他面前跟她的学长亲亲我我来着,让他看着闹心,谁让他不舒心他就让谁不舒心。

阮安然一脸愤恨地看着在她眼前瞎晃的叶剑秋,大长腿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明知她腿短还走那么快,真想一刀把它砍下来。

等公交车的人真多,老幼妇孺,或坐或站,满满的挤满了候车亭。

等阮安然带着叶剑秋过五关斩六将后终于挤上了公交车,车上已经没有了座位,她们只好站着了。

狭小的空间内,拥挤的人群摩肩接踵,憋闷的空气,还有难闻的汗臭味。车子摇摇晃晃地开着,车上的人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

阮安然虽然占据了有利的靠窗的位置,可还是免不了被各式各样气味混杂在一起的“大杂烩”给熏得有些发昏了。

当阮安然还在心里抱怨A市交通拥堵,公车空气质量不好时,她觉得她的大腿有时不时地被人摸的感觉。她瞄了瞄叶剑秋,又看了看旁边的男人,紧了紧手里的挎包带,努力地缩到窗边去。那男人不死心地又靠过来,阮安然再缩。

在阮安然快要缩成压缩饼干时叶剑秋终于察觉到了安然的举动,低头看了一眼在角落缩一团的她,又撇了一眼身边的男人,顿时明了了。

他抽出裤袋里的手,搭在安然一侧的铁栏杆上,另一只手用力隔开安然和那男人,从她们中间穿过,搭在她另一侧的铁栏杆上。

他的双手形成一个半圆把安然紧紧地围在里面,从远处望去,就像叶剑秋把她抱在了怀里一样,像极了韩剧里男女主角相拥的画面。

推荐阅读:

钟馗叫我好侄儿 陈飞宇苏映雪神针侠医 小萝莉 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我把九个绝色师姐宠上天 苏紫宸 最强副职业 摊牌了,我是年代文里假千金的绊脚石 口袋之最强饲育家 荒谬神父是个渣 都市枭龙张然秦明月 北斗帝尊 星河战队:开局超级战士血清 第一战神 棺门鬼事 剑落乾坤 我的萝莉老婆 国术之神拳无敌 绝世好运 落日淌火 重生之都市邪神 魔幻养殖场 超级特工之无敌军刺 剑弑天穹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 卓禹安舒听澜 英雄联盟之征途 大汉骑军 天命半道 姬峥阿牛要吃菜 永暮 神武归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