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以后我就是你的恩公

有钱能使鬼推磨,稳!

迟玉:“闲扯淡,你欠我一份人情啊。”

迟玉大佬可不是做慈善的料,有恩于他人就必求回报。

此刻大佬心里只想,既然系统这么替你小子说话,还花了大价钱要我保你平安,那你小子一定有什么特长。

既然是有特长的,那就意味着可以好好敲一笔竹杠了。

这么想着,迟玉也不心疼道具了。

闲车担很上道地点了点:“以后你就是我的恩公了。”

恩公?小子,你倒是叫得蛮爽快。

等下你的恩公老子我,只怕你有还不上这份恩情的时候。

迟玉摸了摸那小子白净的小脸蛋,淫笑一声:“你是不是还想说以后要以身相许?”

闲车担一脸惊恐状,连连退后:“我,我没有那种癖好,对……对不起……”

切,你这话说的,搞得好像老子就看得上你一样。

你想叫老子睡你,也得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资格啊。

迟玉翻了个白眼:“我也没说我有那种癖好啊。”

除非你长得比老子帅,那还可能有点机会。

闲车担:“哦,哦……”擦汗,擦汗。

正跟着人群往昭陵大会的会场走去呢,只见两穿着一身黑纱的女子从他们二人身侧过了去。

这俩女子身形都差不多,只是一个散着及腰长发,一个挽了发髻。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两人一前一后,擦着迟玉的身边过了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里,只留下一股浓重的沉香气。

两人穿着都很朴素,黑纱下是白色长袍,没什么特别。

挽了发髻的那位,在发稍上绑了两个极小的银质铃铛,走路叮叮作响;散着长发的那位,在额头上束了一条玄色布带,手腕上像是戴了个极细小的银镯子,迟玉没来得及细看,也不敢确定。

越是朴素的妹子,越是有说不出来的风韵。

其实美女未必就要浓妆艳抹,露肩漏奶,像这两位妹子一样,也是一种清冷范的诱惑啊!

“这俩妹子的质量不错啊,前凸后翘,手感肯定上佳。怎么……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呢?”迟玉“啧啧”道。

闲车担弱弱地接了一句:“那是佛光山的慧硕道姑与慧昌道姑。”

迟玉:“会说道姑和会唱道姑?会说又会唱,厉害了。这俩妹子,是小叮当的亲戚吧。”

也难怪身上一股子沉香味道了,敢情是出家人。

闲车担不明所以,又弱弱地问:“小、小叮当?”

迟玉叹了口气:“小叮当就是……算了,你又不认识,给你解释也是白耽误功夫。”

难道还要跟你这种空投玩家解释老子的糗事吗?

闲车担也叹了口气:“慧硕和慧昌两位仙姑也来了,看来今年的昭陵大会又是腥风血雨啊。”

“怎么,听你这个口气,你好像参加过很多届了?”迟玉一挑眉,立刻就抓住了闲车担的后衣领,凶相毕露,“快说,你还瞒着我多少事情?”

闲车担又习惯性抱头了。

闲车担抖得像筛糠:“兄弟,我是道听途说……”

迟玉声音抬高十八个度:“兄弟?兄弟也是你叫的?”

闲车担这就吓哭了:“少侠?不不不,恩公,恩公!我实在是道听途说啊,我对昭陵大会的了解程度,未必就有恩公多啊,还请恩公手下留情,至少留我一条命……”

“两位仙姑是修黑法的,并不是正统道人,挂着道教的牌子,背地里做了不少勾结外邪之事,只因她们二人修为极高,无人敢管,所以盛行一说法,‘黑道姑下山,必有一劫’什么的……”闲车担如是说道。

迟玉微微一笑,松了手,声音也跟着正常起来了:“以后再有什么情报,必须第一时间上缴,明白了吗?”

闲车担使劲点头。

喜怒无常的迟玉大佬,要习惯起来确实很难。

迟玉心下想,这俩娘们看着也不像正经修道人,穿得就不是道袍,黑纱蒙面不说,骨子里就透着点莫名其妙的骚气。

唉,世风日下啊,仙姑都下海了。

迟玉回忆着那俩人的身形,耳朵边仿佛听见了她们二人的呢喃燕语。眼睛一闭,略加想象:红烛昏罗帐下,佳人粉面娇羞,两段曼妙的躯体若隐若现,那是妖娆风情万千种,只待有缘采花人哪。

妙,妙得很。

也不知道这仙姑的修为是怎么样个高法,专精在何地方,要是能有机会见识见识,那就太好啦。

闲车担看着迟玉满脸淫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深恐被打,并不敢问。

又怕迟玉对他“有所企图”,便不自觉地往旁边躲了躲。

正说着话,两人已进入了昭陵大殿之内。

有小厮敲着巨型锣鼓,扯着嗓子喊:文试在巨鹿分殿,武试在十刹分殿,还请各位仙师道友对号入座!

迟玉:“哦豁,想来咱们这就是巨鹿殿了吧?你看,到处是妹子!”

闲车担挠了挠头,弱弱地说道:“巨鹿分殿会这么小吗……”

迟玉冷漠脸:“你在质疑我?”

闲车担抱头,极快地躲到了一旁。

不过,有一码归一码说。这可是昭陵大会啊,参加的人不说有上万也差不多,外头还有那么多没进殿的人,殿里已经人满为患。

若这真是巨鹿分殿,那岂不是装不下?

这时,有一戴着高帽,续了山羊胡的中年男人,领着俩小厮,从殿旁侧门缓缓而来,慢条斯理地往大殿前去了。

迟玉盯着那男人的去向,果断决定跟上前去。

当然,他还没忘记揪着闲车担一起走。

想来反抗也没用,闲车担果断放弃抵抗,任由迟玉拖着他走了。

“哎,挤什么挤,赶着去送死啊你。”

这原本就够挤的了,难免就撞到人。

或者换个说法,这么挤的时候,不被撞才奇怪。

可偏偏就有嘴巴极臭,心眼如豆的人,非要不依不饶。

迟玉着急追人,只恍惚听到有人在背后骂他,原本是不想理的,奈何那人嗓门巨大,喊得大半个殿的人都听见了。

“哎,老子说你呢,前面那个穿白衣服,还背把破剑的,拽什么拽,清明没到就赶着投胎了?”

这下,迟玉想无视他都无视不了了。

推荐阅读:

天命之猎神 两界供应商 王牌校草独家笨丫头 (快穿)炮灰的人生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凌霄 我在日本战国当领主的日子 命运之胜利的雄鹰 苟道修仙:我在魔门长生秦枫 暴力修真 全球洪荒重启 回春有术 女帝太监最风流 愿无来生 末世王者之荣耀系统 我是游戏村长 云封六道 我在东京当主角 你好,敦煌 方天术士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三国刘阿斗 真实末日游戏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 在男团选秀假扮海外选手 都市第一武神 小说有槽点 穿越三国,招募一百零八将姜林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五方天地书 离婚总裁,情深不悔 我把游戏玩坏了 英雄联盟之第四防御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